周三 07月17号

邀来山色住古街


发布时间:2021-12-16 | 来源:宣恩新闻网 | 作者:刘亚丽 陈绪开 杨长镁 | 浏览量: | 字体:

俯瞰老街.jpg

俯瞰老街

板寮现貌.jpg

板寮现貌

老街.jpg

老街

吊脚楼.jpg

吊脚楼

花红青瓦.jpg

花红青瓦

推开木屋,仿佛走进那段历史.jpg

推开木屋,仿佛走进那段历史

嬉戏在老街的孩童.jpg

嬉戏在老街的孩童

文/刘亚丽 图/陈绪开 杨长镁  

人们常说:天下美景,“三分山水七分打扮”,而位于宣恩县高罗镇的板寮村却是“九分美景一分打扮”,仿佛是将武陵风光的山色韵味都萃集在一起,在大自然的渲染下,滋养出古色古香又生机灵动的百年古街。

板寮得名源于土家语。意为“山边的小寨”,音译过来的板寮在字面上失去了些许柔和,多了些刚毅之气,似乎也为后来的兴衰盛替写好了岁月的伏笔。

板寮最为出名的是那条长约400米的青石老街,坐落在“宣恩八景”的“东关飞瀑”近郊,与苗族村落小茅坡营山脉相连。在一百多年前,板寮古街是“巴盐古道”的重要驿站,是往来商贾交易、货物流通的交通要道,除了见证盐运的历史,板寮老街还吸引着近百里范围乡亲们到此赶场,收购销售布匹、山货、药材等,商贾集聚为板寮老街注入了繁华,一条石板路将百余木屋串联,风光小寨一时声名鹊起。

时节如流,伴随着交通的逐步便利,骡马铃响逐渐被疾驰车笛声替代,老街的喧嚣逐渐开始变得宁静,这种必然的沉默并未让老街走向萧条,反而是将当年繁盛的精粹沉淀了下来,比如在风俗文化、人文建筑、劳作就业等等,达成了与过往、与当下的共生。

而此时的板寮,恰恰就像一位阅尽流年的苗家女子,更懂得在岁月中顾慰自身、欣赏自身。不论是老街墙壁上遗留的字印,还是斑驳凹凸的墙面、深深浅浅的青石,不仅是在诉说繁华时光的逝去,更是在表达独一无二的内涵。这样的感觉,需要走进老街,身临其境一番,便能在周遭的青瓦木檐、走廊晒楼、石阶深巷里寻到。

正是越来越多人走进板寮,明白了这份可贵。特别是对于历来重视民族文化的宣恩来说,保护和开发好板寮老街刻不容缓。2009年,板寮老街启动全面改造,按照“以旧改旧”的原则,老街洗去了旧败的灰木色,在青木柚林里显出了几分婉约和秀美。生活在此的住户,也开始为房前屋后“梳妆”,环境干净是最基本的,屋檐下必定种上植物,像是紫薇、月季或铁树,都表达着生活的态度。

值得注意地是,老街的每家居民户头还挂着牌匾,其中一幅写着诗文:“胜日寻芳泗水滨,无边光景一时新。”牌匾下是一张“十星级文明户”牌,这一刻,文明似乎从古往走到今朝。余秋雨先生在《文化苦旅》中描述的“一见面就产生一种要在这里觅房安居的奇怪心愿”的地方,就霎时掠上心头。

这些年,许多游客走近板寮,除了被建筑和历史吸引,更多是被淳朴的民风所感染。早年前,老街几位老人们自发组织成了“民间和事佬”协会,奔走乡邻化解愁肠;疫情时,村里的年轻人们又组成了12支“抗疫小分队”,为筑牢平安防线无悔付出。即便是初次与坐在街口的老者相识,她也会热情地留客烹菜,毫不保留地表达真挚。

是夜,山村并未入眠,板寮的小广场明珠璀璨。村民自发组织起了“文艺演出队”,激荡的音符回响在山坡,敲打在人的心间,只见他们闪转腾挪、躬身错步间显得其乐融融、神采飞扬。

板寮是古朴的,但它更是清甜的。近三千亩白柚,引领着世代农民坚守着“甜蜜事业”,他们的子孙有些已经飞跃到大城市安家,有些仍在这片热土上耕耘故乡,不论在哪儿,他们都始终保持着勤劳善做的本质,这或许是当年商贾繁荣的密码,也是如今小康幸福的根本。

“户庭无杂尘,虚室有余闲。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。”这大概是对板寮老街最为贴近的形容了。相比许多地方,板寮有一份纯粹的质朴,与四时的远山近水相伴,在无数个晨曦的薄雾里醒来,向世人呈现出别致、隽永的山色画卷。

责任编辑:贺敏  审核:阳平  值班总编辑:孟希承

投稿信箱
我要报料
宣恩发布
中国宣恩网
非法集资举报
分享